[厦门公交纵火案]遭杀人鲸指责“五宗罪” 澳优否认 专家称和辉山不同

时间:2019-08-16 星期五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开钻代码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沽空机构“杀人鲸”BlueOrcaCapital在沽空报告中如此描述澳优,遭到了澳优乳业的强烈反驳。8月16日早,澳优发公告否认沽空机构指控。当天,澳优复牌高开近6%,截至发稿,澳优股价涨15.72%,报11.26港元/股,最新市值为181.06亿港元。

8月15日早盘,做空机构BlueOrcaCapital(杀人鲸资本)发布万字报告直指澳优乳业财务造假,称其夸大营业收入、隐藏成本,并且通过未披露关联方交易让高管们得以隐秘地谋取私利,因此对其市盈率打上25%的企业治理折扣,每股只值5.78港元。当日,澳优乳业股价盘中跳水超20%,并于12:41发布公告宣布停牌,停牌时股价为9.73港元/股。

8月15日下午,澳优发布澄清公告,强烈否认该沽空机构报告所载的指控,并认为该等指控并不准确及具误导性。8月16日,澳优再次发布澄清公告,逐一回应杀人鲸研究报告中列举的五大指控。

澳优的回应是否站得住脚?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沽空机构很多数据比较牵强,澳优的回应基本上“回击”了杀人鲸。

罪责一:澳优婴幼儿配方奶粉在内地的销售额虚报52%

澳优:好多数目没算进去

该机构认为海关数据显示,澳优婴幼儿配方奶粉在内地的销售额虚报52%。杀人鲸称,澳优声称其在内地销售的所有婴幼儿配方奶粉产品都是从其位于欧洲、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自有工厂或者第三方供应商处进口的。然而,公开的海关数据显示,澳优进口的婴幼儿配方奶粉数量远低于其声称的数量。在2016和2017年这两年期间,澳优虚报了52%的内地配方奶粉销售额。

对此,澳优表示,首先,(沽空机构)有关计算仅基于估计进口值,是根据该报告中所提到的进口代理商的装运数目而不是实际进口值得出。第二,有关估计是扣除公司相关期间的存货水平(而非中国的存货)而得出。第三,有关估计并未计算进口婴幼儿奶粉产品送达长沙工厂后公司所产生的间接成本及所进行的增值过程。最后,有关估计并未计算向本地进口商采购进口基粉(主要来自新西兰)。

罪责二:旗舰品牌佳贝艾特羊奶粉的披露误导中国消费者

澳优:北京大学已经有相关实验证实配方问题

杀人鲸还在报告中指出,旗舰品牌佳贝艾特羊奶粉的披露误导中国消费者,有引起中国消费者抵制的风险。佳贝艾特中国官网上的文章宣传乳糖不耐受或对牛奶蛋白过敏的婴儿可以使用其配方羊奶粉作为替代品。与之截然不同的是,佳贝艾特在其美国和欧洲网站上却明确警告父母,乳糖不耐受或对牛奶蛋白过敏的孩子不应该使用佳贝艾特羊奶粉。此外,佳贝艾特在主要的中国电商平台上虚假宣传其配方羊奶粉中的乳糖来自羊奶,然而却在欧洲和美国市场承认其羊奶粉中的乳糖其实来自牛奶。

对此,澳优回应称,自推出以来,佳贝艾特的核心卖点为其婴幼儿配方羊奶粉含有100%纯羊乳蛋白。根据北京大学进行的临床试验及其他科学家进行的其他研究,配方羊奶粉已获证实:更易消化以及相比配方牛奶粉的过敏反应较低。

此外,羊奶含有的αS1-酪蛋白水平较牛奶更低,其已获证实为婴幼儿过敏的主要来源。因此,根据若干相关研究报告,配方羊奶粉在理论上含有较低致敏性。

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并没有规定奶粉产品需要指明乳糖的动物性来源。应注意乳糖仅为一种碳水化合物及能量来源,而非蛋白质。公司了解到,不论其来源(如羊奶、牛奶或母乳),其功能及分子方面均为相同。

罪责三:60%的员工无偿工作?澳优低报人工费用,盈利水平造假

澳优:披露差异所致

杀人鲸认为,澳优披露其2017年的工资、薪金、退休金和人工相关费用为人民币4.84亿。澳优绝大多数的婴幼儿配方奶粉都是在荷兰生产,工厂都归在荷兰子公司Ausnutria,B.V.旗下。Ausnutria,B.V.(和其荷兰子公司)的员工人数只占了澳优总员工数的40%,但是其工资、薪金和退休金成本就占了澳优披露的该年全公司合并人工费用的94-96%。澳优剩余60%的员工不可能无偿工作。

2018年法院案件显示公司隐藏人工费用,澳优很可能通过由经销商支付工资来将员工(以及相关成本)隐藏在财务报表之外。

对此,澳优回应表示,主要由于公司的综合财务报表与荷兰附属公司的综合财务报表的若干开支披露差异所致。澳优强调,有关事项纯粹为披露事宜。其并未低报实际员工成本,也并未对公司的整体财务表现造成任何影响。

罪责四:云养邦并非澳优子公司,而是公司高管持有,涉嫌利益输送

澳优:公司高管仅为代名人股东

杀人鲸在报告中指出,澳优的NutritionCare产品主要是通过云养邦(香港)有限公司(“云养邦香港”)在中国市场进行营销和分销。

澳优声称其拥有云养邦香港60%的股权,并且从2016年以来一直将该所谓的子公司并表。2019年7月,澳优宣布以人民币2.36亿(主要通过增发股票)从澳优高管处收购云养邦香港剩余40%的股权。

然而,香港公司注册文件显示,截至2018年5月23日和2019年5月23日,云养邦香港不是由澳优持有,而是由公司首席财务官王炜华100%持有。

对此,澳优回应称,王炜华仅为代名人股东,他从未成为他所持有的云养邦香港的任何股份的实益拥有人。由于王炜华在收购事项公告日期不再持有云养邦香港股份的任何法定拥有权,故收购事项公告并未提述王炜华。

罪责五:澳优历史充满丑闻,还有众多未披露关联方分销商

澳优:历史是历史,现在不存在这些问题

在报告中,杀人鲸指责澳优有美优高、澳联和美和贵阳奶品等三家未披露关联方分销商。澳优可以利用这些受控制的分销商伪造收入,或者高管们以牺牲股东利益为代价,秘密敛财。

澳优称,本公告发布之日,董事会确认沽空报告所提述本集团的全部三家分销商并非关连人士。尽管公司在若干分销商拥有间接少数股东权益,但他们并不被视为关联方或鉴于公司与该等分销商之间的交易金额不重大,无需根据相关会计准则作出披露。

澳优并称,为支持分销商之市场营销工作,集团于若干情况下容许分销商使用品牌名称“澳优”、其标识及其他行政工具(如电子邮件域名及通讯地址)。鉴于集团与其分销商之间的紧密工作关系,有个别雇员离开集团并随后加入分销商情况。此类情况是个人职业规划及相关雇员决定,在业内常见。

值得注意的是,澳优此前被视为小“白马股”,从2015年8月至2019年7月,澳优乳业股价从1.8港元/股一路上涨,2019年7月3日,澳优股价达到顶峰16.64港元/股,市值达267.57亿港元,是初上市时的近四倍。

在8月15日,沽空报告发布后,澳优股价下挫20.11%,后紧急停牌。不过,在澄清公告发布后,截至发稿,澳优股价涨15.72%,报11.26港元/股,最新市值为181.06亿港元。

澳优“黑历史”:曾被“关了”两年半

澳优曾经有过黑历史,而这也正是杀人鲸始终在说澳优“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原因。2012年3月,澳优发出停牌公告,起因是公司核数师安永发给澳优的“未解决事项”信函,核心问题是澳优提前确认了2011年12月的一笔1.23亿元收入,根据新调查进展,公司承认这批等值货物并未在2011年年底前发给分销商,所以不应确认为当年收入。

这是一场马拉松式的财务问题调查。根据独立专业顾问给出的法务审阅,澳优的财务疑点至少存在6个账目问题,除了上述提前确认收入,还包括在2011年1月至11月的账目中,出现已售货品、已发货数量的会计记录与物流公司提供的资料之间存在差异等情况。

2018年8月4日,澳优方面在公告中称,可能与不法行为相关的职员已经离开公司,且澳优也做了其他方面的补救,独立调查委员会认为该事件引发的顾虑已妥善解决。于是,公司已经将复牌的申请递交至港交所。

值得注意的是,澳优在8月13日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财报。数据显示,上半年澳优营业收入达到31.48亿元,较2018年增长约21.9%;毛利16.39亿元,同比上升36.9%;净利润2.6亿元,同比下跌20.43%。由于业绩不佳股价承压,14日盘中澳优股价一度跌近10%。

澳优发布最新财报后,8月14日,国金证券发布了一份持续看好澳优的研报。整体来看,澳优下半年有望迎来更快增长,全年业绩尤可期待,维持“买入”评级。

谁是杀人鲸?曾做空新秀丽和安踏

杀人鲸是什么来头?去年初才成立的“杀人鲸”,由GlaucusResearch联合创始人、前首席研究员SorenAandahl创立,以港股为主战场之一。由于Glaucus狙击企业几乎百发百中,因此“杀人鲸”一成立便受到关注。

2018年5月底,“杀人鲸”的首个目标指向新秀丽。其报告指出,该公司的治理和会计问题令其应较同业有所折价,而给予新秀丽的目标价仅为17.95港元,较前一日收盘有高达48%的折价。此后,新秀丽遭遇噩梦般的一年,时任首席执行官RameshTainwala引咎辞职。

此外,杀人鲸还沽空过安踏。2019年5月30日,“杀人鲸”创始人兼CIOSorenAandahl在2019Sohn香港投资论坛上,质疑安踏的企业治理及旗下品牌斐乐收入不透明,并将去年安踏的收入及纯利给予约15%的折让。消息一传出,安踏体育盘中跳水,一度跌超12%,触及43.5港元,创去年10月以来最大跌幅。

次日盘前,安踏体育连发两则公告,强烈否认这一不实猜测,并披露关联方认购新股,占总股本0.59%。随之,其股价高开逾1.8%,此后涨幅迅速扩大至近6%,收报48.0元/股,涨2.24%。

值得注意的是,在澳优之前,还有另一家乳业被沽空,即一蹶不振的辉山。辉山乳业被做空后,股价当天暴跌85%,沉寂两年后,辉山破产重整还没有一个合适的方案。

朱丹蓬对记者表示,辉山更多是资金链出现问题,澳优从产业端、渠道端到消费端都比较优秀。因此,澳优和辉山不一样。

新京报记者 张泽炎 编辑 徐超 校对 陆爱英

记者邮箱:zhangzeyan@xjb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