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肠胃炎饮食]业绩、资金、存货压顶,拉夏贝尔北方总部仍在扩张

时间:2019-08-12 星期一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莫拉菲

股价阴跌、市值腰斩、利润巨亏、库存积压,拉夏贝尔从风光上市到身陷困境,仅用了约两年时间。8月6日晚,拉夏贝尔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邢加兴股票质押违约,将身处困境的上市公司又一次推上风口浪尖。

8月9日,新京报记者来到拉夏贝尔位于天津西青开发区的物流中心项目场地实地探访时发现,虽然拉夏贝尔资金流紧张,但仍在加码对作为北方总部的天津物流中心的建设;拉夏贝尔工厂店的客流量不大,大量过季商品低价甩卖。 

业绩巨亏资金紧,天津项目仍“不紧不慢”建设中

拉夏贝尔(603157)曾被认为是国内崛起速度“首屈一指”的女装品牌龙头。资料显示,成立于2011年5月23日,全称“上海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均为邢加兴。公司定位为“多品牌时尚运营企业”,主营大众女性休闲服装,旗下现有La Chapelle、Puella等12个品牌,并投资七格格、OTHERMIX、O.T.R、Siastella等服饰品牌。2014年,拉夏贝尔天津公司正式在大寺镇注册。为了提高华北总部研发和销售水平,集团将核心管理团队转移到北方总部,将北方总部落户大寺镇。

2014年,拉夏贝尔港股发行上市;2017年9月25日,拉夏贝尔A股(603157)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成为国内首家“A+H”上市的服装企业。上市之初,拉夏贝尔最高估值曾达75.2亿元,但截至8月9日收盘(5.04元/股),公司最新市值已降至28.26亿元,股价早已跌破8.41元/股的发行价。

从2015年开始,拉夏贝尔在大寺镇建设天津物流中心作为北方总部。公司曾表示,该项目为了支持遍布全国的公司门店网点的物流配送及产品销售,自主建设北方仓储物流中心,有助于公司建立更加稳定、可靠的产品供应体系。

但物流中心的建设进度并不理想。公司披露的信息显示,2017年及2018年,天津物流中心项目的工程进度分别为57%和48%,工程进度反而降低。公司方解释称,是因为2018年度公司继续通过智能化仓储提高供应链效率,管理层批准天津物流仓二期新增物流仓储及相应配套设施的预算所致,项目总体预算从1.90亿元上升到2.96亿元。

2019年7月31日,公司发布半年度业绩预亏公告称,预计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亏损4.4亿元至5.4亿元,同比下降286.6%至329%;预计扣非净利润亏损4.9亿元至5.9亿元,同比下降364.5%至418.5%。

实际上,拉夏贝尔从A股上市后的第2年就开始行走在“亏损”路上。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报告期内净利润亏损1.60亿元,同比下降132%;扣非净利润亏损2.45亿元,同比下降164.43%。

在净利润下滑的同时,拉夏贝尔的现金流也告急。2018年财报数据显示,公司在报告期内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同比下降71.71%,为1.58亿元,2017年同期为5.57亿元。其中,公司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净流出13.1亿元,主要为购建固定资产、长期资产等支出的现金10.01亿元,支付投资款2.05亿元;公司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净流入7.87亿元,主要为取得银行借款金额有所增加。

公司在2018年四个季度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75亿元、-8128.7万元、-1.39亿元和5.53亿元。对于2018年前三季度现金流大幅下降,拉夏贝尔表示为销售下降导致库存增加所致,且部分新品牌处于培育阶段,货品运营资金支出同比增加。

拉夏贝尔表示,前三季度经营活动现金流出、第四季度流入金额较大的原因是由于四季度销售冬季货品单价较高且销售收入较大,所以销售回款较多。

2019年一季报显示,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2.89亿,去年同期为-1.75亿,公司称主要由于本期购买商品及接受劳务支出的现金同比下降所致。

2018年度公司净利润亏损、现金流紧张,为什么还要对天津物流中心追加1亿多的建设投资?新京报记者带着疑问来到拉夏贝尔位于天津西青区的物流建设基地。公司员工对记者表示,拉夏贝尔一期工程已完工近一年,开始投入使用,有员工在里面上班。二期工程从今年春天开始打桩,目前仍在“不紧不慢”地建设,总体工程进度并不快。三期工程还没有开始建设。

记者发现,一期工程大楼确如员工所言,已开始投入使用,但目前仅一期大楼前面一楼和三楼在使用。一楼为拉夏贝尔工厂店,三楼为行政办公处。

记者在行政办公处表明身份后,对方表示不愿接受采访。

利润巨亏,资金紧张,为什么去年还要追加1亿投资?公司回复记者称,主要聚焦于改革调整,公司主动采取了收缩调整策略。对于更多没有披露的细节,公司表示无法回复。

积压库存大甩卖,“低至29元”

据介绍,已经投入使用的拉夏贝尔天津物流中心一期项目大楼的前面为工厂店,主要出售瑕疵产品和过季产品。记者注意到,虽然工厂店占地面积较大,在售衣服非常多,但客流量较小。目前,该工厂店正在进行年中大促,打出全场3.5折的优惠,部分商品低至29元,打出“三件衣服一口价299元”的口号。

工厂店销售人员对记者表示,平时工厂店衣服以“打5折”为主,虽然此次折扣力度较大,但客流量不大。当记者询问为何折扣力度如此之大时,对方直言:上新速度较快,买的人较少。

新京报记者还走访了位于天津西青区的天津永旺购物中心和位于天津和平区的欧乐时尚广场和中原百货店,店员均表示,部分拉夏贝尔商品低至5折。有门店店员向记者介绍,拉夏贝尔大概每周上新一次,换季期间上新更加频繁,但“这两年确实不太好,没法与对面的Vero Moda、ONLY相比”,平时几乎没有什么人买。

消费者龚小姐也表示,“拉夏贝尔旗下各个牌子看来看去感觉没什么差异,款式没有特色,也不够时尚,日常随便穿穿还行,但不适合对着装有追求的女生。”

店员则认为,电商平台的兴起,分流了部分门店客源,网上定价也普遍低于实体店价格。

一方面是高频率的“上新”速度,另一方面却是拉夏贝尔研发投入的不断减少。年报显示,2018年拉夏贝尔用于研发的资金支出合计1.1亿元,同比减少11.5%,研发人员数量为527人,人均20.87万元。

在销量下滑的同时,拉夏贝尔的库存量急速攀升。2014年至2018年,拉夏贝尔的存货已从13.27亿元增至25.34亿元,同期存货占流动资产比从26.42%升至48.58%。2019年一季度末,拉夏贝尔的存货高达21.93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升至50%。

如何加快库存周转?公司在回复函中表示,会根据产品SKU、门店属性及销货情况等综合考量商品运营管理。关于加快库存周转,尽早回流现金,公司将采取风险控制及存货改善措施,如成立专门项目组、拓宽销售渠道等。

雪上加霜:实控人股票质押“爆仓”违约

产品销量问题还未解决,拉夏贝尔又拉响“违约”地雷。2019年8月6日,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邢加兴的股票质押出现违约。公告显示,截至目前,邢加兴累计质押所持公司股份的99.81%,其与海通证券进行的2笔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履约保障比例已低于最低履约保障比例,发生违约。

拉夏贝尔回复新京报记者称,邢加兴本人正在积极寻求化解股份质押违约风险的措施,计划通过补充担保物、追加保证金或提前赎回质押股份等措施解决质押违约问题。公司还表示,实控人的股份质押事项与公司经营无关。

在实控人质押股份“爆仓”的前几天,拉夏贝尔刚刚发布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亏公告。公司预计,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将亏损4.4亿元至5.4亿元,同比下降286.6%至329%。今年一季报公司还盈利975.1万元。

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产品平均毛利率由67.73%降至65.33%。上装、下装、裙装及配饰等均有不同程度下降, 其中占销售份额最大的上装产品毛利率同比降2.55%。

2014年至2016年,公司的零售网点数目分别为6887家、7893家和8902家。面对如此庞大的零售网络,拉夏贝尔采用的是全直营经营模式,截至2016年底,公司仅有2家加盟店。2017年,拉夏贝尔的门店数量达到9448家,同比增长6%。2018年,公司门店数量降至9269家。截至2019年6月底,公司境内的线下经营网点较2018年底净减少2400余家。

鞋服行业分析师马岗对记者表示,直营的优势是渠道掌控,但资产重、投入大,适合资金充足的企业。加盟店的灵活性更强。

拉夏贝尔也在财报中称,“多品牌、直营为主”的经营模式面临人工、租金等运营成本日益增加的巨大压力。公司现阶段处于转型调整阶段,近期关闭经营网点较多,是公司根据国内大众服饰零售市场环境,主动采取收缩调整策略、聚焦高价值业务作出的调整。公司称,未来将继续聚焦线下渠道结构优化。一方面,对现有直营渠道进行全面梳理,坚决关闭亏损、低效的门店;另一方面,对公司空白的县级市场、直营管理能力较弱的地市级市场,推行联营、加盟的合作方式。

新京报记者 张泽炎 陈鹏 编辑 汪世军 校对 贾宁

记者邮箱:zhangzeyan@xjb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