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衰老的方法]踩雷承兴国际遇假标?34亿漩涡中的诺亚还能搭上方舟吗

时间:2019-07-10 星期三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中洲集团

博信股份董事长、承兴国际控股实际控制人罗静被刑拘一事,已引发连锁反应。7月8日,诺亚财富一纸公告引发业界关注。诺亚称,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踩雷”承兴国际控股,涉及总金额34亿元,承兴国际控股实际控制人近期因涉嫌欺诈活动已被中国警方刑事拘留。

34亿系列基金投资标的是啥?诺亚财富董事长汪静波在内部信中提到,此次踩雷的系列基金的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相关方就其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承兴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因涉嫌欺诈日前被中国警方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不过,京东方面7月9日回复记者称,承兴国际涉嫌伪造和京东的业务合同对外诈骗,此事与京东无关。“对于这种行为,我们非常震惊,并且已经配合受害公司进行了报案。”京东还强调,歌斐资产从未就合同真实性与京东验证,在合规和风险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希望歌斐正视其管理问题,而不要试图通过混淆视听推卸责任。

7月9日收盘后,罗静旗下的港股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发布公告称,有媒体称集团与京东之间订立伪造合同,董事会就此澄清,广州承兴并非集团的成员公司,而集团与京东之间并未如媒体报道提到的订立有关合同。

此外记者7月9日从云南信托确认,其也有信托项目投向罗静控制的公司。

诺亚踩雷的投资标的是啥?

歌斐资产遭遇“假标”?京东:歌斐资产从未就合同真实性与京东验证

7月8日,诺亚财富发布公告称,该公司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以下简称“歌斐资产”)发行的产品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

当日,诺亚财富董事长汪静波发布的内部邮件,称核心企业的系列基金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相关方就其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目前与承兴相关的基金,确实发生了风险,歌斐作为管理人,在发现风险因素的第一时间,就采取最快的行动,切实维护投资者的利益。”

7月9日,京东发布声明,称承兴国际涉嫌伪造和京东的业务合同对外诈骗,此事与京东无关。“对于这种行为,我们非常震惊,并且已经配合受害公司进行了报案。”

针对这一说法,诺亚财富随后表示,承兴国际相关方为京东供应商,双方存在大量长期交易,歌斐已经就这个供应链融资对承兴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正在积极配合并尊重司法调查的结果。

对此,京东二次回应称,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承兴集团)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有一定的业务。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就此,京东已经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京东在二次回应中还强调,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歌斐资产)在被诈骗的过程中自始至终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和京东进行合同真实性的验证,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规和风险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

“我们希望歌斐正视其管理问题,而不要试图通过混淆视听推卸责任。歌斐无端对京东发起诉讼的行为已经对京东的声誉产生了严重影响,京东严正谴责歌斐枉顾事实的作为,并保留对其采取法律手段的权利。”京东相关负责人称。

一位基金公司研究员对记者分析称,不排除是基金管理人没有做好尽调,没有对交易底层资产充分尽调及核实相关合同,“例如市场交易中存在应收账款重复确权的问题,用同一抵押物多次融资,这个情况近年仍然存在。”

这也意味着,在应收账款等相关资料上有造假空间。据了解,一般应收账款融资属于传统的保理业务,通常需要上下游企业合同、增值税发票、到账通知书等有关证明。一位会计师事务所的人士补充介绍,一笔交易经会计事务所查的话,事务所会给交易双方发函,不只是要和资金融入方确认实物流等,也会和资金融出方确认交易金额、合同等资料。该人士同时表示,企业合同造假成本确实不高,只要刻个公章就可以,一般实物流等更有参考价值。

承兴国际控股7月9日股价走势。

诺亚如何善后?

诺亚称已成立专项处理小组全力处理,相关基金将整体延期半年到一年

诺亚是国内财富管理界知名企业,2010年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受踩雷承兴国际控股影响,诺亚周一美股开盘一度大跌逾20%,截至8日收盘,诺亚财富股价35.6美元,下跌20.43%,较前一交易日收盘价市值损失约5亿美元。

事件的主角承兴国际控股于港股上市,承兴国际控股8日收盘大跌80.39%,盘中一度跌逾90%。7月9日,承兴国际控股收盘再次大跌26.67%。

二者交集最迟2015年已经出现。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私募基金公示信息,包含“创世核心企业”字样的已备案私募基金共38只,基金管理人分别为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3只)、芜湖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1只),及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34只),成立时间在2015年9月到2018年4月之间不等。其中10只基金目前显示为提前清算状态,2只延期清算,22只为“正在运作”状态。

诺亚方面相关人士给新京报记者发来的媒体回复函显示,关于歌斐创世核心企业私募基金延期事件,已经成立了专项处理小组在全力处理。诺亚财富是纽交所上市公司,旗下于国内经营的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同时接受上海证监会监管,必须在内外信息披露中做到“真实正确及时”,由于案件在公安侦查阶段,将积极配合警方调查,尽全力推进事件解决。如有实质可披露进展,会坦诚告知。

回复函还称,从2005年独立运作至今,诺亚没有资金池,没有期限错配,旗下所有产品均由第三方合格金融机构进行托管,资产与相应资金均依基金契约进行投资管理,保持独立运作,风险不会传导到其他产品上;在发现该项目风险因素后,立即启动了对存续期内其他产品的深度排查,截至目前并未发现同类问题(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歌斐管理基金总额为1711亿,产品数量共计800余只)。

汪静波在内部信中还称,公司联系了一些大型的困境基金,做了有效的交流……在兑付期限方面,相关基金会根据法规整体延期半年到一年。

迟到的风控补救措施?

爆雷前追加承兴国际控股股权质押

记者了解到,本次供应链融资爆雷前,诺亚就已发现基金风险苗头,并要求追加承兴国际控股股权质押作为产品风控补充措施。

诺亚方面相关人士发给记者的一份歌斐公司声明显示,基金产品存续期间歌斐就发现了一些风险因素,在第一时间启动与相关方的验证与协商工作。该人士提供的诺亚董事长汪静波8日发布的内部信显示,从发现风险开始,公司做了几件事,包括增加了上市公司股票质押并查封了上市公司的股票;查封了相关银行账户;发出催款函,要求付款方根据债转协议履行还款义务;启动对该基金投资人的合规的信息披露公告;就已经到期的基金,对相关方提起了刑事和司法诉讼;向行业协会与监管单位进行备案等。

其中,承兴国际控股股权变动记录显示,其实控人罗静被捕前一天,6月19日,以董事长汪静波为首的诺亚旗下数家公司成为承兴国际控股股东,持有股份6.77亿股。诺亚方面强调,该变动并非股权转让,而是股权质押行为,质押人为承兴的控股股东China Base Group Limited。

还有谁踩雷罗静案?

云南信托亦有项目踩雷“罗静”案

除诺亚外,云南信托相关人士向记者确认,公司有一只项目投向罗静控制的公司,不过并非承兴国际控股,而是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8月到期,涉及金额5000万元。“罗静6月20日被警方带走调查,目前在经侦阶段,云南信托这一项目会受一定影响。”该人士称。

云南信托官方回应记者称,公司作为信托项目受托人,于7月5日通过博信股份公告获悉,公司开展的部分信托项目的保证人罗静于2019年6月20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进一步调查。该事项可能对信托项目的运作产生影响。

云南信托称,目前,云南信托已采取五方面措施,一是在获知罗静被刑事拘留消息的第一时间,启动了相关应急措施,成立了专项应急工作小组;二是于7月5日在公司官网发布了临时信息披露报告书;三是目前已同时采取民事和刑事两方面手段保护投资者权益,包括联系公证处和专业律师启动强制执行手续,追索融资人、担保人的付款义务,并向昆明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寻求公安部门的协助;四是发出律师函,要求付款方根据协议履行付款义务;五是向监管部门报告。

云南信托称,鉴于信托项目均保持独立运作,信托财产相互隔离,以上相关项目不会影响公司的其他信托项目及公司的正常经营。

投资者能否要求“刚兑”?

安信融资本合伙人步日欣表示,P2P最大的问题,是投资者仅仅看到投资收益,而被屏蔽了底层资产的实际情况。底层资产的尽职调查,在金融行业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在传统的金融投资活动中,有银行、保险公司、基金管理公司等对底层资产做信用背书,但是很多P2P做不到,很容易出现垃圾资产标的等情况。更有甚者,通过虚构的资产标的,来骗取P2P的资金,本质上是诈骗。

至于诺亚财富是否有义务刚兑的问题,步日欣表示,首先,从金融规则上讲,中国金融行业不存在刚兑的要求,也不鼓励刚兑;其次,从诺亚财富跟投资者合同角度上讲,也不会存在刚兑的条款,诺亚财富作为P2P中介机构,本质上是投资者和底层资产持有者之间的合同,诺亚只是作为一个信息撮合平台;最后,从法律角度来看,这属于金融诈骗,上升到刑法,对于欺诈方的处理,和投资者的补偿,也不能简单用刚兑来处理。

新京报记者 程维妙 张姝欣 顾志娟 王全浩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付春愔